27 02 2019

国内光学膜混战升级!

  2012年2月,工信部发布了《新材料产业“十二五”重点产品目录》,其中功能膜产品类别列出了23种需要重点发展的功能膜产品,和光学膜(包含了光学基材和光学基材深加工产品)相关的有7种,占了三分之一(如下图所示)。

  康得新是第一家冲进光学膜行业的上市公司。这家以预涂膜起家的公司,于2010年7月在中小板挂牌上市。上市融到资金后,康得新着手于建立光学膜业务。2011年10月16日,康得新在张家港建成年产4000万平方米的光学膜示范线亿平方米光学膜集群项目。2012年4月奠基,2012年6月融资成功。有资料显示,张家港康得新拟总投资45亿,占地574亩,进口生产线余台套,希望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全产业链、全系列、高集中度的光学产业集群。野心甚大。经过二年的发展,借助雄厚的资金,康得新几乎把背光模组里面能够做的原材料都做了个遍,从导光板、扩散板,到平板显示用的反射扩散增光膜,同时窗膜的业务也开始大力发展。

  BOPP电容膜领域的领头羊之一的上市公司南洋科技在2014年年初发布公告,将生产平板显示光学膜的宁波东旭成纳入旗下,使东旭成成为了南洋科技的子公司,借东旭成已有的优势快速打入光学膜市场。

  些许是看到了光学膜市场的美好前景,同为上市公司的东材科技以及双星新材也坐不住了,冲进光学膜市场,希望分到一杯羹。

  东材科技和双星新材在2014年都上了新的光学膜双拉设备,希望从提供光学膜基材入手,进而可能进军深加工产品。东材科技前身是四川东方绝缘材料厂,曾是属于军工系统的老牌国企。2005年被广州高新全资收购后发展迅速。薄膜是其其中一项重要业务。但是东材一直以来的主要薄膜业务是电容膜和电子电气薄膜,而没有生产光学膜基材的经验。同样双星新材依靠包装膜起家,依靠抓住包装市场的机会一跃成为上市公司,也没有光学膜基材的生产经验。

  光学膜基材是一种生产难度较高的产品。光学膜基材的生产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到原料、设备、工艺以及厂房的洁净程度的互相配合。光学膜基材优等品的产出需要不断调试整套系统,是一个较为长期的过程。

  东材科技的布局体现了这个公司的稳重以及深谋远虑。2014年年末,东材科技发布消息,计划收购太湖金张科技51%的股权,并于2015年1月发布公告正式敲定了这笔生意。太湖金张从事高端光学、电子电气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涉及平板显示器模组、触控屏模组、背光源模组用扩散膜、增光膜、偏光膜的模切保护膜、蓝光截止膜、泡棉胶膜、外屏产品制程及出货保护膜以及各类光学、光电子、电器行业应用的特殊压敏胶带系列。借助太湖金张庞大的出货量,东材科技的光学膜双拉线生产的产品可以直接供给控股公司金张科技,同时东材在供货过程中不断优化设备工艺以及产品,达到不同等级光学膜基材的稳定水准。这种方法降低了东材的出货成本,以及提升了产线稳定的效率。

  双星新材想要进军的市场和康得新以及南洋科技一样,同样是平板显示用光学膜市场。这三家上市公司将会展开直接竞争,双星新材作为后来者,面对已经建立相对优势的康得新以及南洋科技,能够抢下多少市场份额是一个疑问。

  就连反光材料上市企业道明光学,在投资年产12000万平米离型材料生产线后,最近又投资几个亿,建设年产3000万平米功能性薄膜生产线万参股携车网,布局汽车用功能膜市场。

  上市公司借助雄厚的资金,利用产业链优势、降价以及价格同盟等各种手段攫取业务,给未上市的光学膜公司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除了上市公司以外,一些原本业务和薄膜不相关的公司也前后杀入光学膜领域,例如武汉金牛(光学膜子公司良师通明)以及山东胜通。

  光学膜的竞争未来一定会是产业链的竞争,一家公司不单能够生产基材,也能够生产深加工产品。目前光学膜市场群雄并起,各家公司以各自的优势割据一块市场,一片混战,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行业老大。